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耳根小說網 > 凡世歌

第十九章 蜀山

凡世歌 | 作者:小妖方狄 | 更新時間:2019-05-09 14:06:15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沒有了 (快捷鍵:→)我要報錯】【 推薦本書
推薦閱讀:
  自從女帝的弟子來到蜀山,這山上的氛圍就跟過去大不同了。原本莊嚴肅穆的課堂,因為柳鶯鶯的到來而充滿歡聲笑語。柳鶯鶯是個愛笑的人,她的笑聲像是滑膩的小蛇,竟往心坎里鉆。班上的男同學起初對她都是敬而遠之,偶爾偷看一眼便馬上低下頭去,假裝認真學習,再偷看一眼。沒想到柳鶯鶯將一切看在眼里,誰若看了她,她便咯咯咯的笑個不停,充滿騷氣的眼睛肆無忌憚地回看你,看到你全身發麻,臉紅心跳不得不與她對望為止。

  這個時候,柳鶯鶯會再進一步,向你勾勾手,你便會誠惶誠恐地爬到她的足下,至此成為了消遣快樂的奴隸。柳鶯鶯身邊已經聚集了一大票心甘情愿為其驅使的師兄弟們了,每到下課時間,他們便會來到柳鶯鶯身邊,對她大獻殷勤,偶爾被打個嘴巴,反倒像是獲得了賞賜似的,開心的幾天不會洗臉呢,大概柳鶯鶯將裹腳布塞到他們嘴里,他們也會心甘情愿地吃下去吧。

  一個女人的魅力能至于此,也不得不讓人心生佩服。要知道,世上美麗的女人多如牛毛,看第一眼驚艷,看第二眼享受,看第三眼迷戀,長長久久地一直看下去就沒了意思,甚至覺得乏味。

  柳鶯鶯卻不一樣,她的騷和媚仿佛融入到骨子里,一顰一笑,一舉一動都惹的你浮想聯翩,惹的你牽腸掛肚,惹得你愿意為了她拋棄妻子,放棄現下擁有的一切。

  柳鶯鶯是個絕無僅有的女子,因為她的出現,一直死氣沉沉充滿對立的講學堂變得熱鬧起來,變得歡快起來,這真是五年以來頭一遭啊。

  柳鶯鶯還有個本事,便是生了一副伶牙俐齒,能言善辯,錙銖必較。明月峰的女弟子因為是蜀山唯一的女性,本來充滿了優越感,一個個集萬千寵愛于一身。哪怕長得豬的模樣,因為是個母的,也能夠得到師兄弟們的關注和疼愛。

  但自從柳鶯鶯來了,所有的男生哪怕是上課的老師,他們的目光中便只存在柳鶯鶯一個,再也不能容納下其他人了。這引起了明月峰女弟子的憤怒,為此前來找茬不是一個,但柳鶯鶯天生擁有一副伶牙俐齒,總能將她們挖苦奚落的言語清淡隨意地懟回去,懟的你想破口大罵罵不出,想哭哭不起;懟的你除了氣急敗壞地跳腳再也做不出任何事了。

  這便是柳鶯鶯的本事,無論男人還是女人都拿她沒有辦法,無可奈何地被她牽著鼻子走。

  客觀來說,只有一個人能夠做到與她相庭抗理,那便是冷宮月,但即便以冷宮月的氣場在柳鶯鶯面前似乎也遜色了幾分,那冷若冰山,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氣質與柳鶯鶯的市儈、妖艷,集萬千寵愛于一身,引天下男人折敗在自己的石榴裙下的氣質形成鮮明的反差,而這反差,并沒有讓身邊人更看重她。若沒有柳鶯鶯,人們會對冷宮月依舊報以遠望欣賞的態度,而在柳鶯鶯出現以后,大家便喪失了興趣,一股腦地投奔到柳鶯鶯的懷抱中,任她娛樂消遣,甚至侮辱踐踏,也是心甘情愿,樂此不疲。

  當然,冷宮月從不在意他人的目光,因為她是冷宮月,是千里之外的一座神圣冰宮,是整個九州最高傲的那個人。冷宮月天生有著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覺,對于她的美僅限于欣賞,絕不想把玩。或許這本身也是一種悲哀,若連自己喜歡的人都不愿意把玩自己,那高傲又有何意思。

  更何況,冷宮月身上還有一個隱疾,便是她的體質,她常年持有雪塵,為雪塵神劍的寒氣入侵,身上有著嚴重的凍傷。在這凍傷之外,因為寒氣入體的緣故,任何人想要與她親近都不容易,都需要面對寒氣的進逼,冷宮月不止一次的試著和白羽親昵,全部以失敗告終,久而久之反而有些想念沈飛了,猶記得沈飛是唯一一個只用一只手,便將雪塵劍上的寒氣逼回去的男人。

  想到與白羽未能完成的肌膚之親,冷宮月在遺憾之余卻又生出一分遐想,對于沈飛軀體的遐想,那有棱有角的身體現在想來真是人間極品。每到此時,她總會覺得羞恥,自己堂堂明月峰峰主繼承人冷宮月,怎么最近總是在男人身上打轉,怎么會生出如此下流下作的想法,實在為人不恥。自我鞭撻一番,臉上的紅暈卻越盛,大概是進入了思春的年紀吧。但冷宮月絕不會想著變成柳鶯鶯那樣,本心里她是看不起柳鶯鶯的,特別是在柳鶯鶯與邵白羽有過一次親密接觸之后,在冷宮月想來,這是一個人盡可夫的浪蕩女人,無心的對視就會臟了自己的眼睛。

  柳鶯鶯和冷宮月,不知何時開始,堂堂講學堂變成了兩個女人的舞臺。

  男人的戰場是天下,女人的戰場是男人,自古以來都是如此,從無例外。

  而這講學堂內最出類拔萃的兩個女人,卻同時對邵白羽動情。沈飛下山接近兩年,這兩年時間白羽沒有一刻荒廢,他更加成熟了,也更加英俊了,雪白長衫垂地,月白緞子蒙在眼上,手持鴻鵠仙劍,腰系兩儀無相劍,肩上披著一塊狐皮。這是一塊完整的雪狐狐皮,狐貍的五官清晰可見,披在右肩上像是一幅護肩鎧甲。這是冷宮月在白羽過生日的時候送給他的禮物,據說是她從寒宮中帶出來的東西,是和雪塵同樣親近貼身的物件。這樣重要的東西送給白羽做禮物,可見其意。

  邵白羽自知禮物的貴重,便也回敬一禮,他回送的是一塊玉佩,是自小戴在身上的玉佩,是母親送給他的禮物,也是現在唯一隨身攜帶的有關母親的記憶。兩人交換信物,等于變相的私定終身。若沈飛還在蜀山,見此情景不知會作何感想。大概南山月下,冷宮月的記憶被黑衣人取走之后,兩人之間的關系便已經被徹底切斷了吧。這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數,是老天的一個無聊玩笑。

  沈飛曾經最愛的女人卻與最好的兄弟私定終身,天意便是如此難以捉摸。

  目前來看,邵白羽是最大贏家,他雖然幾次為炎天傾羞辱,但都因禍得福,苦苦追尋的修仙之路反倒變得暢通無阻起來。

  炎天傾第一次出現,殺光莫君如全家,威逼莫家家主當著邵白羽的面殺死他的母親,以赤裸裸人性的丑惡見證所有人都和自己一樣,都是丑惡和卑劣的化身,而邵白羽也在炎天傾的面前丟盔棄甲,毫無還手之力。這一次碰面將邵白羽長久的自恃徹底被摧毀,他終于肯定了世上確實有仙存在,而仙人和自己根本不屬于同一個世界。

  于是,邵白羽怒上通天路,再借由通天路登上蜀山。

  炎天傾第二次出現,一口氣擊敗蜀山六座主峰年青一代最強者,白羽與他交手仍舊大敗,但已有了還手之力,能夠戰至昏天黑地了。這一場戰斗過后,所有人都是輸家,唯有沈飛一戰封神。誰都沒有想到,本已失去挑戰資格的沈飛能夠冷靜看待局勢,發現明月峰峰主獨女納蘭若雪行蹤的問題,找到炎天傾的真實意圖,搗毀他的邪惡計劃,救出納蘭若雪,甚至在與炎天傾一對一的交手中,以半條生命為代價擊退對方,將鎮山神器鈞天劍和炎天傾的一條手臂都留在了山上,至此挽回主峰顏面,成為了蜀山的救世主。

  然而,對于兩人一上一下表現,掌教的態度卻迥然不同。沈飛表現雖然搶眼卻由此接受更重要的任務,奉師命下山傳道,旅途艱難,九死一生;反觀邵白羽,卻被留在山上接受掌教衣缽,成為了蜀山正統繼承人,更甚之得到冷宮月的傾心與她私定終身,更更不可思議的是,就連掌管地府的閻羅王都私自離開崗位,化身柳鶯鶯來到蜀山,只為了和他敘敘舊。

  如此看來,邵白羽的事業愛情真是雙豐收,可謂春風得意。

  看似風光,其實邵白羽心中有著他人無法理解的苦。如果白羽只是個普通人的話,擁有如此幸福的遭遇一定樂不思蜀,就此沉迷下去。但他不是個普通人,他的志向從來就和普通人不一樣。邵白羽天生有著鴻鵠之志,有著強烈的責任感,在接受掌教衣缽的時候,他更多感受到的是一份沉重的壓力,是一份殷切的囑托,是一條鞭撻自己時刻不能停歇的皮鞭。邵白羽現在每天生活在壓力之中,仿佛只要稍稍泄氣就會愧對掌教的厚愛,為此,甚至不得不犧牲與冷宮月之間的感情,明明很想和對方耳鬢廝磨相伴相守,卻不得不專心修行而放棄彼此恩愛的時光。

  在這近乎痛苦的過程中,邵白羽的野心又在膨脹,更近一步的膨脹,他開始為了麻痹自己去追求更高的事業,追求之前想都不敢想的東西。

  命運總會眷顧某些人,但當這些特定的人群得到眷顧的時候,又不得不面對命運的捉弄。當被命運關注到的時候,你就不得不面同時面對他的寵愛和戲弄。沈飛如此,白羽如此,無一例外。

  其實白羽現在的窘境很容易理解,試想一下,你每天生活在一個壓力山大的環境中,時刻有一雙敦促的眼睛在身后注視自己,美人在懷不得享受,艷女的挑逗不能動心,吃喝玩樂不得擁有,這樣的生活,和放在火堆上烤又有什么區別。

  因此,被生活壓迫的邵白羽極其需要一個發泄口,而他發泄的途徑便是欲望的膨脹,他將現在付出的一切努力看做是得到光明未來的天梯,現在的努力越多,未來的光明就越盛,只有如此,內心才能得到寬慰。

  命運,便是如此難以捉摸……每個人的心中都有苦,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手持鴻鵠仙劍,腰系兩儀無相劍,肩披狐裘,眼縛月白緞帶。邵白羽走過的地方仿佛化作一條金燦燦的路,他的氣質,他的外貌仿若天人,仿佛不應屬于這個人間。

  現在的邵白羽用英俊都無法形容,更貼切來說,當是絕美!他的美甚至超越冷宮月,超越柳鶯鶯,是這世上最完美無缺的一尊雕塑。

  而對于他的生活來說,不管心中的苦有多少,都會默默承受,絕不會將一分一毫的抱怨表露在外面,在人前,他便是那個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蜀山劍派未來的繼承人——天之驕子邵白羽!

  走入玄青寶殿的那一刻,所有的目光全部被他吸引,即便是柳鶯鶯足下的那些裙下之臣。

  “師尊有領,今日午時殿前比劍!”邵白羽的聲音便像那三月刮起的春風,煦暖安神,“距離午時還有半個時辰,各位師兄弟早做準備。”

  不知何時開始,邵白羽的出現已可代表掌教,邵白羽的意思便是掌教的意思,邵白羽便是掌教的代言人。

  掌教口諭宣布之后,白羽徑直走到講學堂授課老師的位子上,盤膝而坐,貼身長劍鴻鵠安然放在桌頭伸手可及之處,安心閉目眼神。

  師兄弟們開始竊竊私語,“午時比劍?來蜀山快五年了,還從來沒有比劍一說,莫不是有什么事吧?”

  “不會是要咱們下山去了吧?主峰道法玄妙,掌門真人傳授的《道經》第二卷還沒有領會其意,若就這般回去了,日后只怕再難有所進展。”

  “去去去,若要咱們回去,必定會提前通知各家師尊,不會通過一場比劍就逼你走的,肯定有其他事的。”

  “這話靠譜,掌門真人做事必有其意,說不定要從咱們中間選拔優勝者另有重用?”

  “很有可能。”

  “那還真是可以期待一下,如今六主峰年輕一輩最強者都不在此,正是我大展拳腳的最好時機,看著吧,我花某人一定能夠取得三甲桂冠。”

  “就憑你,也配啊。”

  “呵,你不服是不是,要不咱倆先過兩招?”

  “過兩招就過兩招,誰怕誰啊。”

  “好啦好啦,都不要吵了,還沒問過鶯鶯師妹的見解呢,你們吵什么。”
凡世歌最新章節http://www.acfbki.tw/fanshige/,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沒有了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龍武帝尊雷武神帝無限傳奇之機械師全能保鏢宿舍414凌霄之上八重櫻的日本戰國之旅女校養成日記末世之銀河護衛隊尋真路
电子游艺场所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