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耳根小說網 > 錦堂歸燕

第九百八十二章 素宴

錦堂歸燕 | 作者:風光霽月 | 更新時間:2019-05-09 14:17:54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沒有了 (快捷鍵:→)我要報錯】【 推薦本書
推薦閱讀:
  他這般霸道清冷的男子,竟會為了秦宜寧在他面前耍賴似的說“想媳婦兒”,皇后聽的不由輕笑,心底深處卻有些羨慕秦宜寧。

  且不說秦宜寧婦德是否有虧,在逄梟的眼中秦宜寧始終是那個陪著他共同經歷風雨的結發妻子,何況她生的這般美貌,又為了逄梟誕下過一對雙生子,后來又因逄梟的原因失去了孩子乃至于家人。

  逄梟是個重感情的血性漢子,對與一個如此美麗又為他付出良多的女子,不提男女之情,只是恩情都已足夠捆住他一輩子,何況男人若對女人有了虧欠之心,他便會更加加倍的好好對待她。

  不過皇后心里也明白,這些一切的感情,都要建立在一個深情又有正義感的男人身上,若是薄情者,不說遠的,只說天子,嫌棄糟糠也是叫人沒有辦法的事。

  皇后心念電轉之間,壓下心頭涌起的那一股酸澀,笑著道:“這才分開幾天,你就這般想媳婦想的不成了?當初戰場上征伐也沒見你一心只想媳婦。”語氣輕松親近,就像是尋常人家的長嫂與小叔說話。

  在皇后心里,記憶最深刻的仍舊是當年逄梟與季澤宇對著她叫嫂子的那個年紀。

  逄梟笑著道:“誰說臣不想了,臣那時候就算想,不是也沒轍么。如今皇后娘娘在此處,有商量的余地,臣這才厚著臉皮來的。皇后娘娘就體諒體諒微臣,年紀輕輕的就與我家宜姐兒聚少離多,您就將她借給臣幾天唄?若您想她,大不了讓她白日里來陪著您,晚上再回家。”

  這話說的,皇后若是不答應,就像是欺負人小夫妻一樣。

  更何況逄梟用他那張俊臉笑的那般燦爛,還像是跟親近的長嫂耍賴似的,這樣的央求,著實讓皇后無法拒絕。

  看著秦宜寧溫婉的站在一旁,再看逄梟時不時就看向秦宜寧那深情的眼神,皇后的心中越發的羨慕,想到自己的深宮冷清,想到李啟天對她的置之不理,皇后心中又有一陣酸澀和對秦宜寧些微的妒忌。

  不過很快,皇后心中便有念頭閃過。

  她一個外人尚且如此,若是讓忠義伯看到逄梟對秦宜寧的深情,讓秦宜寧看到卞若菡對忠義伯的愛慕,他們心里恐怕更酸?到時候,他們或許就會歇了對彼此的心思了。這樣一來,她也算是完成了任務,不管結果如何,她這個做皇后的好歹不算對莊嬪和卞若菡的請求置若罔聞。

  思及此處,皇后心里爽快不少,笑道:“好吧,你們年輕小夫妻,本宮哪里能一直做‘王母’呢?待會兒本宮讓他們預備素宴,大家一起用過,你便帶著媳婦回去吧。”

  逄梟早知道皇后會答應,但依舊欣喜的拱手行禮:“多謝娘娘!”

  他那傻小子模樣將皇后逗的直笑,轉而叫過孫嬤嬤到身邊,低聲耳語了幾句。

  “是,奴婢這就去辦。”孫嬤嬤行禮快步退下了。

  眾人只當皇后是在吩咐孫嬤嬤預備素宴。

  待到皇后吩咐賜坐,秦宜寧才注意到莊嬪也默不吭聲的跟了進來。莊嬪方才不知站在哪個角落,沒得皇后傳召便自行跟來,也不好直接就湊去皇后的身邊。可依著她妃嬪的身份,又不能陪坐在末席。

  看到莊嬪如此主動,皇后自然猜得出她的想法,心下便很不悅。

  因為莊嬪帶著卞若菡來哭訴,已經讓皇后置身于別人的家務事中,為難了那般久,剛才好容易才靈機一動想到個辦法,她竟然還好意思追著來?

  若是沒有外人在,皇后定然是要訓教莊嬪幾句的,只是當著逄梟和秦宜寧的面兒,她也不好太過不給莊嬪臉面,就警告的看了她一眼,溫聲道:“莊嬪便挨著本宮吧。”

  莊嬪被皇后那一眼掃的背脊發寒,已后悔追著進來了。但是皇后并未當場駁了她的面子,她還是略微松了口氣,加之她也想看看皇后是打算如何處置秦宜寧的事,是以便溫順的行禮道謝,挨著皇后身邊下首位坐下了。

  皇后就不再理會莊嬪,只與秦宜寧和逄梟閑聊一些家長里短的事。

  皇后與逄梟本就認識的早,早年相處的就像是一家人,此時李啟天不在場,二人說起話來不用考慮那么多的政事紛爭,一起回憶起從前那些事,反而聊的熱火朝天起來。

  那般熟稔的模樣,看的莊嬪不自覺的抿緊了唇瓣。

  皇后與逄梟的關系這樣的好,還會處置逄梟的媳婦嗎?若是不能當場處置秦氏,他們卞家的臉面又該往哪里放?

  莊嬪下意識的看向了秦宜寧。

  秦宜寧何等敏銳,當初在山野之中求生所養成的意識依舊存在,對人或者動物的視線非常敏感。立即察覺到莊嬪的視線,含笑回視過去。

  而莊嬪因為心里想著事,對上秦宜寧的視線時下意識便閃躲起來。等別開了眼神,才意識到自己也沒做錯什么,心虛的應該是秦宜寧,她有什么好躲藏的?

  思及此處,莊嬪又理直氣壯的瞪回來,誰知正看到逄梟將一把剝好的花生隨手塞給秦宜寧,自己又抓了桌上的花生,邊剝邊和皇后閑聊,那態度自然的仿佛他伺候媳婦吃果子是天經地義的事。

  莊嬪哪里受過這樣的優待,一時又羨又妒,更為逄梟惋惜。他這般對待秦氏,秦氏卻早就已經紅杏出墻了!

  “娘娘,忠義伯與忠義伯夫人到了。”宮人忽然笑著來回話。

  皇后下意識的用眼角余光瞥了秦宜寧一眼,“讓他們進來吧。”

  皇后的眼神算不得非常友善,還有幾分懷疑和探究,秦宜寧立即就察覺到了。

  今日是怎么了,莊嬪和皇后都在用這樣的眼神看她!

  秦宜寧心下立即生起一股子無名火,只是礙于身份,無法發作。

  逄梟方才還與皇后笑談時的輕松表情也轉為嚴肅,俊美無儔的一張臉繃著,已現出極度不悅,隨手將花生丟回了碟中,連皮帶花生粒兒,落在磁碟上發出清脆的響聲。就像是敲在人心頭。

  皇后看向逄梟,抿了抿唇。

  剛才還聊的那么愉快,這會兒卻一下子降入了冰點,這種落差著實讓人心里堵得慌。

  皇后斜眼看向罪魁禍首莊嬪,心里就更堵得慌了。

  陸衡與卞若菡一前一后走到近前,齊齊行禮。

  “臣(臣婦)參見皇后娘娘。”

  “免禮吧,賜座。”皇后回過神,

  有宮人端來交椅,陸衡與卞若菡就依著身份坐在了另一邊,正與逄梟和秦宜寧相對。

  卞若菡穿著一身淺粉錦繡纏枝葡萄的交領褙子,頭上還簪著紅石榴串的宮花,打扮的又嬌又艷。

  她知道來別院見得到秦宜寧,為免輸了陣仗,特地如此打扮,秦宜寧一身素服,她就特地反其道而行,她就是不想在任何人面前輸給秦宜寧。

  尤其是皇后娘娘已經知道秦宜寧婦德不佳的時候。

  她來時路上一直在猜測,皇后專程叫了他們夫婦二人前來,是不是打算懲治秦宜寧了。

  若真如此,她就更不能在容貌上輸給她!

  陸衡與卞若菡來后,皇后先前與逄梟和秦宜寧閑聊時的輕松氛圍便徹底消失無蹤,皇后與陸衡說的多是當地的雨勢,還有百姓的糧食問題。

  話題是這些,就難免會讓氣氛沉重。

  皇后非常的憂心,這年頭,天災人禍頻發,季澤宇好容易打退了韃靼,天下才剛安定了多久,就又鬧出這樣的災禍來。皇后自己過過苦日子,就越發不想讓百姓繼續受苦,她擔憂百姓,為民祈福的心思是非常虔誠的。

  所以說起這些,她的心情就越發的壓抑了。

  因為氣氛緊繃,卞若菡好幾次想偷偷的去問問莊嬪進展如何,但看氣氛不對,并未敢上前。

  好在孫嬤嬤這時笑著進來回話,“娘娘,素宴已預備妥當了。這就命人傳膳?”

  “嗯。”皇后笑著點頭。

  秦宜寧正想著是要去何處用餐,便見孫嬤嬤引著宮人們,將幾個條案搬了進來。

  一張條案擺在首位皇后的面前,一張擺在莊嬪面前,另外兩張一左一右,正好秦宜寧與逄梟一張,陸衡與卞若菡一張。

  隨即便有宮人仆婦抬著黑漆螺鈿食盒上來,很快桌上就擺滿了色香味俱全的素菜。

  皇后笑著道:“陰雨天,骨頭都酸痛的很,也懶怠動彈了,咱們都不是外人,便在此處一起用膳吧。”

  陸衡與逄梟都笑著道:“微臣之幸。”

  如此坐法,男女不得分席,秦宜寧到樂得不去與卞若菡單獨接觸。剛拿起筷子,逄梟就已經給她面前的碟子里夾了許多的菜。

  “你這些天瘦了不少,多吃點。”

  秦宜寧心下一暖,笑著道:“你也多吃點。”

  逄梟笑著點頭。

  逄梟在外人眼中是個性情霸道冷硬的梟雄,誰能想得到,他這樣的人也有如此溫情的一面?他在秦宜寧的跟前,就像是收起利爪的雄獅,乖巧的家貓一樣,雖然他們夫妻倆不再多言,講究食不言的規矩,可他們時常就將自己覺得味道不錯的菜夾給對方,兩人再相視一笑。這樣的場面溫馨又甜蜜,看得出生活之中他們就是如此相處的。
錦堂歸燕最新章節http://www.acfbki.tw/jintangguiyan/,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沒有了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龍武帝尊雷武神帝無限傳奇之機械師全能保鏢宿舍414凌霄之上八重櫻的日本戰國之旅女校養成日記末世之銀河護衛隊尋真路
电子游艺场所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