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耳根小說網 > 詩意的情感

第1111章.尋訪舊日的戀人(多倫多之旅7)

詩意的情感 | 作者:紀實 | 更新時間:2019-05-09 15:00:30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沒有了 (快捷鍵:→)我要報錯】【 推薦本書
推薦閱讀:
  尋訪舊日的戀人張寶同 2019.3.2 多倫多之旅

  7.拜訪徐麗莎家

  大概六點鐘時,電話響了,徐麗莎說她在旅店門前等著我。我拎著袋子下了樓,一出旅店,就見一輛紅色的奧迪停在路邊。她朝我招了招手。我就上到了車里。

  她換了身中式旗袍,鵝黃色的,繡著紫邊,旗袍非常地合體,加上她本身就有股東方貴婦的氣質,所以,就顯得非常地俏麗時髦。我朝著她看了看,說,“你這衣服真好看,在哪買的?”

  她說,“這是我去年在多倫多的一家華人商場里買的。”接著,她又說,“你是不是應該給你的太太買一件?”

  我搖了搖頭說,“她哪有你這樣的體形?而且,國內幾乎沒人穿旗袍。”

  她開著車,穿過街道,只幾分鐘,車就停在了小鎮路邊的一棟兩層的小樓前。這小樓也是歐式風格,非常地溫馨典雅。我跟著她來到門前,就見她老公和兩個兒子在門前迎接著我。他們把我迎到了客廳里,坐在了沙發上,給我泡茶。

  客廳非常地華美精致,燈光很亮。大家都圍著我坐著,讓我感到了濃濃的熱情。她老公大概也有六十歲了,但顯得挺年青,個頭挺高,人有點瘦,頭上已經謝頂了,跟臺灣高雄市長韓國渝很像,一看就是個聰明人。兩個兒子,也是高大英俊帥氣,一個二十五六歲,一個二十二三歲,因為不是一個父親生的,模樣還是有點差異,大的有點胖,小的有點瘦,但模樣都跟她有點像。

  我從袋子里拿出一盒龍井茶送給了她老公,把一包新疆大棗送給了小兒子,把一袋柿餅送給了大兒子,把我出版的那本《遠方的呼喚》散文集送給了徐麗莎本人。

  徐麗莎接過書,翻了翻,讓我在扉頁上題了詞,然后,把書遞給小兒子,用非常自豪的口氣說,“你這位叔叔是國內的著名作家,是媽媽過去的戀人。”

  小兒子說,“是嗎?”就用非常異樣的目光看了看我,然后打開書看了起來。

  其實,我并不是什么著名作家,甚至連個普通作家都算不上。這本書是我花了兩萬多元錢出版的。雖然許多人都說我這書寫得好,可是,放在書店里卻很少有人買。

  很快,她老公就把書要了過去,翻開看著。看了一會,對我說,“你這書寫得真好。只是現在的年輕人不太喜歡看這種經典的東西。”

  我說,“是的,他們喜歡看那些仙俠和靈異之類的內容。可這樣的東西咱不懂,也不喜歡。”

  李耀光說,“人只有寫自己熟悉和喜愛的內容才能寫得好。”

  我問他,“聽說你現在還在工作,打算再干多久?”

  李耀光說,“要說退休,我今年已經到點了。可是,只要你不主動提出要退休,公司老板就根本不會讓你退休。我們公司都有65歲的人還在繼續干著。我想最少再干上兩三年,到63歲再退休。反正退了休呆在家也沒事做。”

  我說,“我雖然是去年才退休,但是57歲那年就退居二線了,在家里閑混了三年才辦理了正式退休。”

  李耀光羨慕地說,“國內還有這種待遇,真是不錯。”

  說了一會話,徐麗莎讓老公進到廚房里準備晚飯,就帶著我到整個屋里參觀。這座二層小樓共有六個房間和八個衛生間。他們一家四人每人有一個臥室,臥室里都配有衛生間。還有兩個房間作為書房和健身房。廚房是在客廳的對面,里面很大,分成兩邊,一邊是廚房操作室,一邊是餐廳。

  看到人家的廚房和餐廳,感覺比我們家的房子都寬敞許多。用的餐具、灶具和廚具幾乎全是不銹鋼的。里面干干凈凈,锃光發亮,而且是一塵不染,連一點油污都看不到。餐廳里擺著一張長桌,可以坐下十來人。

  看過廚房和餐廳,徐麗莎又帶我上到二樓看了她的臥室。她的臥室很大,擺著一張大床,墻邊擺著兩個大柜。對面是一個很大的陽臺。陽臺對著無邊的原野,晚風輕輕地吹來,夜空中繁星閃耀,幽深莫測。

  她把衣柜打開讓我看。里面擺滿了各種各樣漂亮的衣服。我對她說,“看一個女人過得怎樣,從她的衣柜里就可以看出來。衣裝不僅能表達個人形像,也能透露內心景觀,體現一個人的審美品味。”

  聽著我的贊美,她得意地說,“女人嘛,就得要把自己打扮得漂亮一些,這樣活起來才覺得從容和精致,讓自己感到有品味。”

  我說,“長得漂亮是本錢,穿得漂亮是本事。一個婦人要是能在任何場合都衣裝優雅,妝容精致,就表示她沒有被生活打敗,活出了自己的韻味。”

  她又帶我進到小兒子的臥室。小兒子的臥室不是很大,除過有一張床,一個衣柜,還有一張電腦桌。小兒子正在電腦前玩游戲。我問小兒子,“在哪工作?”

  小兒子用比較生硬的漢語說,“在供電公司擔任工程師。”

  徐麗莎對我說,“他已經有女朋友了。”說著,便指著一個小鏡框里女孩讓我看。那女孩是加拿大當地女孩,人長得很漂亮。

  我說,“從這女孩的容貌上就可以看出你兒子挺有出息。”

  小兒子聽著這話,就朝我說,“謝謝夸獎。”

  我們沒有去大兒子的房間,但徐麗莎說,“大兒子已經結婚了,住在多倫多的唐人街,現在他爸的一個超市里擔任經理。因為他爸的年齡都有七十多歲了,已經沒有精力再掌管生意了。今天為了歡迎你,我專門把他叫了過來,陪你一起吃飯。”

  我說,“你也太費心了。”

  晚餐準備好了,菜都擺在了餐桌上,有熏雞、土豆燒牛肉、金槍魚罐頭、韭菜炒雞蛋、茄子炒辣椒、清煮豌豆和西紅柿涼拌黃瓜。徐麗莎對我說,“這餐桌上的茄子、黃瓜、西紅柿和韭菜都是我自己種的。”于是,我就用筷子夾起韭菜炒雞蛋吃了一口,味道真鮮,讓我回想起小時候吃過的韭菜炒雞蛋。那時候這種菜一般都是來了客人,母親才會做。

  接著,徐麗莎又指著那道海參菜說,“這海參是從深海里捕捉的,捕捉后馬上要把內臟去掉,然后用大火熬制,再放在陽光下晾曬風干。加工過程還是蠻復雜的,不過味道也非常地特別。”

  本來,我平常是不喜歡吃海參的,聽徐麗莎這樣地介紹,就夾起一塊海參嘗了嘗。這海參還真是非常地美味,可以說是余香滿口。

  大家一起舉酒碰杯,相互地祝愿。大家一邊吃著飯,一邊說著話。大家見我吃什么都覺得好吃,都顯得很高興。的確,這里的每一種菜都非常地可口,是地道的純真味道,跟在國內吃的菜味大不一樣,是真正的享受。不過,我看過他們種的菜地,種上一大片的黃瓜和西紅柿,卻能結出很少的果實,只能勉強夠一小家人享用。可要是在中國,這樣一大片土地就要種出很多的菜,否則,就不能供許多人享用。畢竟人家加拿大地闊人稀,資源豐富。

  大家吃著聊著,一頓飯就吃到了差不多九點鐘。我覺得在人家里呆得時間也不短了,也該讓徐麗莎喘口氣了,就要告辭。徐麗莎要開車送我回旅店。可我非要走著回去。徐麗莎說,“走著回最少要走半小時。”

  我說,“反正我也沒事,慢慢地走回去,可以消消食。”

  李耀光說,“可是,走著回要注意安全,有黑鬼會乘黑搶劫。”

  我想我順著街道走,應該不會有人在大街上搶劫,就說,“沒關系,反正我身上也沒有帶什么東西。他就搶也搶不到什么東西。”

  徐麗莎把我送到了街道上,對我說,“你明天要去尼亞加拉大瀑布?”

  我說,“是的,那里有多遠?應該咋樣去?”

  她說,“坐車大概要兩小時,不過,小鎮沒有去那邊的公交車,要去那里必須要到市區里乘公交車。這里的人去那邊都是自己開車過去。”然后,就說,“要不,我明天早上開車帶你過去?”

  我有點為難地說,“這會不會太麻煩你了?”我是個不喜歡麻煩別人的人。

  她說,“那你就得要去別的地方乘車。可你對這里一點都不熟悉。所以,還是讓我開車帶你去吧。”

  我說,“不好意思,那真是太麻煩你了。”

  她說,“沒事,咱們明天早上八點動身,你早點吃早飯。”

  我說,“沒關系,我那里還有些泡面。早上起來吃上一包就行了。”

  她說,“那好,咱們明天見。”

  我說,“明天見。”

  街道上人稀路黑,四處無人,但月光把街道上的路照出一片淡淡的亮光,很像我在下鄉時走夜路。這讓我記得我常常在夜間去同學那里玩,玩完之后就一個人在夜里走山路回來。不過,這里是街道,筆直的道路,還有掩遮在樹木之下的小樓,顯然要比鄉下的小路好走多了,也安全多了。

  我朝著街道直直地走著,看著天空上的星星一片片地閃爍著,清涼的夜風讓我感到一絲涼爽繞身而過,我能聞到這夜色中的浪漫氣味,異國他鄉的情調讓人不禁春夢方醒,情意幽眠。大概走了十多分鐘,突然從一片樹林里閃出一個人影,朝我用英語喊道,“別動,把錢拿出來。”

  我當即驚住了,看到一把閃亮的匕首在眼前晃動,但我知道這是劫路的,他要的是我的錢,不是我的命,于是,我非常鎮靜地向他點了點頭,然后,把一只手伸進衣兜里,把錢包拿了出來,遞了過去。因為錢包里只有少量的人民幣,而護照和身份證都放在皮箱里。

  那人接過錢包,正要打開看,我乘機就朝著街道那邊快快地跑去。等我回過頭來,發現那人已經不見了。我一口氣跑回了旅店。進到旅店,我見老板娘坐在旅店的小客廳里看電視,就對她說,“我遭到搶劫了。”

  老板娘就問,“損失了多少?”

  我說,“我把錢包給了他,里面可能有兩三百元。”

  她說,“損失不大。”

  我問她,“用不用報警?”

  老板娘搖了搖頭說,“報警也沒啥用。因為你根本不知道是誰。”

  聽著這話,我就說,“只能自認倒霉了。”
詩意的情感最新章節http://www.acfbki.tw/shiyideqinggan/,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沒有了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龍武帝尊雷武神帝無限傳奇之機械師全能保鏢宿舍414凌霄之上八重櫻的日本戰國之旅女校養成日記末世之銀河護衛隊尋真路
电子游艺场所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