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耳根小說網 > 餮仙傳人在都市

第1139章

餮仙傳人在都市 | 作者:小小羽 | 更新時間:2019-05-09 14:02:05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沒有了 (快捷鍵:→)我要報錯】【 推薦本書
推薦閱讀:
  這下所有人一聽,能動的都跟在古爭后面,幾十個人呼啦啦的跟了上去。

  來到大殿,那些人圍著這個大洞,沒想到下方竟然還有一個空間,怪不得這個大殿那么高。

  古爭率跳先下去,緊接著,其他人也都跟了下來。

  “哪呢,古大人,那該死的烏使者的尸體在哪?”大家下來以后雖然很奇怪這里和上面不一樣的壞境。

  可是并沒發現烏使者的身影,只有地上一個燒的發黑的身影,和遠處一個大殿。

  “這該不會就是烏使者的尸體吧。”一個修羅問道,這里只有這一個尸體。

  古爭肯定點點頭,表示就是烏使者著的身體。

  幾個人直接圍了上去,里面就有一個之前被俘虜的修羅人,他現在更加恨烏使者。

  幾個人來回繞著,自己打量著,想從這一副燒黑的身體認出來,不過確實很難,基本上都看不清了。

  “他手上有斷指,而且腹部也有幾道傷口,看來就是他了。”一個修羅人觀察的很仔細,語氣肯定說道。

  “看我的,我有辦法確認。”一個修羅人從外圍走了進來,然后從手里灑下一點黑氣,自己掐著法覺,看著那些黑氣很有靈性一樣,圍著尸體轉了幾圈,最后全部鉆進去尸體里。

  修羅然后從操控著黑氣,再次出來,如此幾次之后,然后自己點了點頭。

  “這就是烏使者的尸體,這些黑氣是之前烏使者釋放的,我稍微采集了一些,現在用秘法確定對方就是烏使者的尸體。”這個人信誓坦坦的說道。

  這時候,剛才一些人去里面的黑色大殿,現在也都出來了,為首的一個人對大家說道,“里面就只有一個破碎的晶石,經過鑒定那個晶石就是讓靈魂存儲的媒介,不過現在已經碎掉,沒有任何用處了。”

  其他地方大家都再次找了一遍,發現沒有任何可疑的地方后,大家就把烏使者的尸體拖了出去,告訴大家烏使者已經徹底死掉了的消息。

  大家又是一陣歡呼,大家把他立在大殿中央,每個人都上去,拳打腳踢發泄著自己的怒火,要不是大家收著力氣,早就打成肉末了,就這樣他全身的骨頭也碎成粉末。

  正在發泄的時候,一把扇子都他懷里掉了下來。

  “那是他的法寶。”眼尖的一個喊道,不過這扇子上靈光全無,絲毫感受不到任何靈性,已經損壞了,徹底已經沒有了價值。

  最后一把火把他連同尸體一起給燒掉,一點殘渣都沒有留下。

  “難道我們就這么等著外面的人來救嗎?”一個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大家都安靜下來。

  “不會的,在他臨死的時候,我用搜魂術,直接讀取他一些記憶,雖然不知道怎么開啟大殿,但是怎么出去恰好看到了。”

  古爭直接說道,絕對不能讓那大羅巔峰的過來,要不然自己的身份,很有可能瞞不過他們的眼睛。

  古爭站在那里,手里不斷揮動著,很快大地一陣震動,之前進來的洞口,已經自動擴展成一個比較大的圓圈。

  大家從那里感覺到了久違的氣息,那是外面的有些污濁氣息,多么讓人懷念,現在大家終于可以出去了。

  尤興在前兩天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在外面轉圈了,因為按正常來說,他們早應該在前兩天就出來,可是現在底下還沒有動靜。

  難道那個神秘人把下面的人殺光了?他自己被這個想法嚇了一條,轉眼間就笑了,把腦中這個想法甩開了。

  下面只是個金仙巔峰,在那么多人面前,不值得一提,雖然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殺掉了不少修羅人,可是他們一旦反應過來,就沒有他的事情了,用人群都把他給淹死了。

  雖然才過了幾天,正常來說很正常,在晚個幾天誰也不會想出什么問題,而是以為他們有什么事情在下面耽誤了。

  可是自己總覺得情況有些不對,有點心緒不寧,可是自己無法突破下去,只能干著急,自己也靜不下心在上面打坐,只好來回渡著步,消散心中的不安。

  地上突然發生一陣顫抖,那之前的洞口再次擴展開來,還沒等尤興查看下方,一個個修羅人,從下面升了上來。

  每個人身上都有戰斗的痕跡,甚至有一些人臉色發白。

  “郝大人呢,下面怎么了,你們怎么都受傷了。”尤興當作不知道下面的發生什么事情,抓住一個修羅人問道。

  “郝大人還在后面,不過已經昏迷不醒了。”那個修羅看到尤興問自己,趕緊把下面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

  等他說完,所有人也已經上來了,郝大人被其他人抬著,其中包括了丁瀟。

  紀義小隊一個人沒有損失,來到上面后,頭也不回,直接抬著紀義迅速的走掉了。

  大家都沒有攔截對方,不管怎么說,紀義也算出力,身受重傷,他們不屑于趁人之危。

  當尤興看到郝大人后,立馬閃到他的身邊,把手放上去,感受著他的氣息,雖然有些微弱但是比較穩定,沒有生命危險。

  尤興這才裝作松了一口氣,看著只有那么些人出來,心里有些慶幸,知道自己如果不找回記憶,那么接下來自己估計沒有好果子吃。

  一下子損失那么多人,雖然不是族中的精英,但是也會上層心疼的,那么自己就是最好的替罪羊,自己不死都難以平息眾憤。

  “你真的不和我一起回去嗎?”這時候,潘璇和古爭在旁邊,她一臉期待的看著古爭,再次問道,很希望他能同意自己的意愿。

  “不了,我還有點事情,你先回去,這有那么多人一起陪同,不會有什么意外。”古爭略微想,變搖了搖頭。

  剛才潘璇想要古爭和他一起去南面養傷,順便把自己的任務給交了,可是古爭拒絕了,自己十分希望他能陪著自己,不顧臉皮再次詢問一次,可是還是一樣的答案。

  或許他真的有事情,潘璇心里安慰自己,把手放在自己的胸前,感受著手上傳來的冰涼。

  “你、你、還有你,你們幾個給我一起回傀儡鎮幫助郝大人治療。”這時候,尤興對著幾個人點到,其中就包括了古爭。

  “其他人,想去南邊就去南邊,想跟著我會傀儡鎮就跟在后面,我不會等你們。”

  “對了,潘小姐,你接下來去哪里。”尤興客氣的問道。

  “去南面。”潘璇聲音低落的說道。

  “太好了,潘小姐,麻煩你到南面的時候,去特使那里負責稟告一下這里的情況,我不在派人了,出現這種情況我也很意外,我真的不知道下面發生了什么,希望您給我多多美言幾句。”

  尤興一副討好的笑容,對著潘璇懇求道。

  “好的,我會如實稟告的,如果沒其他的事情我就先走了。”這時候大家從了尤興的話后,一些人陸陸續續開始向著南面出發了。

  “好,好,潘小姐,你慢點。”尤興點頭哈腰的說道,給人看起來就是一個哈巴狗,就差搖尾巴了。

  潘璇看了一眼古爭,直接離開了這里,這樣不全力趕路,簡單的趕路還是可以的。

  古爭這時多么感謝尤興給自己解圍,自己也不要說自己有什么事情了,看著他的臉也順眼了許多。

  “我們走。”尤興面色一冷,對著其他人吩咐道。

  他挑選的都是實力比較強的,這樣回去的速度比較快,不需要耽誤太多的時間。

  古爭他們幾個人抬著郝大人和丁瀟,跟著尤興身后走了過去。

  身后零散著也跟過去三十多個修羅人,其他人統統去了南面,因為相對來說,還是那邊的療傷效果更好一些。

  跟著去傀儡鎮的人都是住處有一些東西需要收拾,還有的人想的是去擂臺里面修養,效果比南面差,比傀儡鎮要強。

  很快這片地方就空無一人了,而地面上的圓洞,也慢慢的合上,誰也看不出這里下面別有洞天,一切又恢復了以前的寧靜。

  此時在某一處府邸,鳳公子正在和余少交談,面前擺著一桌子精美的菜肴,兩個人都是笑容滿面,你推我來,看來這一些時間過的不錯。

  “對了,現在里面應該結束了吧?”正談著其他,鳳公子突然話音一轉,問起來里面的事情。

  “這個時候,差不多就是這兩天,估計很快就結束了,不久之后里面就要發生一場血腥的屠殺了。”余少笑掐指一算,笑呵呵的說道。

  “余少你辦事,我放心啊。”鳳公子端起手邊的酒杯,對著余少說道,“為你的辛苦,我敬你一杯。”

  說著,直接把杯里的就一飲而盡。

  “哪里那里,鳳公子都是你指揮的好,我只是根據你的指示來完成的,這里面做大的功臣當然是鳳公子你了。”旁邊沒有侍女,只有他們兩個,余少趕緊拿起酒壺給鳳公子斟滿。

  “說起來,還是你讓我在族老面前才抬起頭,這份恩情,我當然記得,其實我是占著鳳公子的光,我敬鳳公子三杯,感謝鳳公子”余少直接連飲三杯。

  鳳公子連連推手,表示余少才是最大的功臣,眼睛早已經咪了起來,臉上高興的像一朵花。

  其實余少的地位不比鳳公子低,只是這斷時間,鳳公子連連做出幾項重大的成果,引得族老們夸贊不已。

  看著余少都恭維著自己,一副以自己馬首是瞻的樣子,能不讓鳳公子高興嘛。

  兩個人再次喝了起來,互相恭維著,桌子的美味佳肴基本沒有動口,兩個人之間的氣氛越加熱烈。

  “鳳公子,你的那個得力屬下黑巖調查的怎么樣了,怎么還沒有消息傳來。”余少突然想起前段時間的事情,當時可是把鳳公子氣的不清,那可是他最有潛力的屬下。

  “有一個狩獵小隊在附近,我已經安排人去了,只不過之前傳來消息好像被什么事情耽擱,那件事也挺重要,等到完成以后再去。”鳳公子沉吟一下才說道。

  “其他人要去的話,路上花費的時間太長,不值得,反而他們那里最多也幾年的時間,就可以完成,而且他們已經派一些人先去勘察了。”

  “我只是很好奇,誰能把黑巖給殺掉,他的實力在族里也是非常厲害的。”余少惋惜的說道,據說這個黑巖在十幾萬年內很有可能進階大羅,可惜了。

  “不管是誰,我都會讓他后悔的,敢殺我鳳公子的人,就得付出慘痛的代價。”鳳公子眼里閃過一絲厲色。

  “不說這個不痛快的話題,時間還早,我們繼續喝,好不容易才忙里偷閑一次,這次我們兩個喝個痛快。”余少舉著杯子大聲說道。

  “來來,這一次一定要把你喝趴下。”鳳公子哈哈一笑,把剛才的問題拋之腦后,對著余少下了戰書。

  “誰怕誰,誰先倒下還不一定呢。”余少不甘示弱的說道。

  兩個人開始熱鬧對拼起來,兩個的說話聲,笑聲連綿不絕,傳出去好遠,而那些侍女只是遠遠的呆在外面,垂眉低頭,隨時等候著吩咐。

  ......

  一臉過了七天,尤興才下令歇息一會,十個人很快的就停了下來。

  因為大家都是全速跑著,消耗太大,為了郝大人在路上不受到顛簸,尤興不得不這樣做。

  現在丁瀟和郝大人的氣息已經穩定下來,只要在體內的傷勢在恢復一些,就可以清醒過來。

  古爭小心翼翼把東西放下,連忙往嘴里塞了一顆恢復丹藥,坐在地上打坐起來。

  這些天,他基本上每天掛著都要吃一顆,感覺自己都快成了藥罐子。

  沒辦法,雖然自己的傷勢沒有大礙,可是沒有時間恢復體內仙氣,導致一直匱乏,為了保持全速前進,不得不吃下丹藥,來補充一下,要不然無法堅持那么長時間。

  尤興在檢查完兩個人狀態以后,確保他們郝大人他們兩個沒有出現其他情況,掃視一圈后,直接走在古爭面前。

  “你,跟我來,有一些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做。”

  “我,好的。”古爭看著尤興的目光看著自己,確定一下,發現確實是自己以后,不得不從地上起來,跟著尤興走了出去。

  很快兩個人就消失在這個休息地方,其他人根本沒有好奇,還覺得沒有攤上自己,自己挺幸運的。誰知道他安排什么鬼任務,吃力又不討好。

  等到郝大人醒后,自己可以說全程護送著他回來,這樣一來,給他留下了好印象。

  萬一有些什么好事情,郝大人想起自己,那好處不都回來了,少一個人自己的功勞才顯得更大。

  每個人都恨不得只有自己一個人,可惜尤大人必須兩個人負責一個,另外留下一個可以隨時替換的。

  古爭跟著尤興身后,自己的心里有些忐忑不定,難道他發現了自己。

  不應該啊,如果這樣的話,何必單獨把自己帶到外面。

  難道真有什么事情,需要自己去做。

  一路上,古爭胡思亂想著,當尤興停下來的時候,自己差點沒反應過來來,撞在他身后。

  “尤大人,你有什么事情,請吩咐,在下絕對全力以赴完成。”古爭看到尤興已經轉過身,恭敬的說道。

  尤興沒有說話,一張銳利的眼神不斷掃過古爭的身上,好似要把他看透一樣,同時不斷探測附近有沒有第三人。

  “你拿著這個,好好療傷。”尤興直接遞過去一瓶丹藥。

  “尤大人,這太貴重了,我自己有一些,謝謝大人的關心。”古爭裝作一臉受寵若驚的樣子,其實心里有些惶恐不安,不知道他到底賣什么關子。

  在古爭疑惑的眼中,尤興揮手打出一道結界,確保自己于他的對話不會有人偷聽,小心無大錯。

  “古爭,熊老托我給你說一件事情。”尤興弄完這一切才慢悠悠的開口道。

  “什么。”古爭聽見對方這樣說,心里猛的一驚,嚇了一跳。

  不自己覺得往后一退,左手拿出葫蘆,右手拿出判官筆,引而待發,同時身上閃現出朦朧的光芒。

  同時看向尤興,不明白他怎么知道熊老的事情,難道有人告密,這下自己被困在里面了,跑也跑不掉。

  不過看著尤興那嘴角的一絲微笑,還有眼中的戲謔,身子還是原樣不動,就這樣看著自己。

  一個大膽的猜測就腦中出現,難道尤興是這邊的人,要不然他怎么知道我見過熊老,要知道秦長老夫婦分開以后,它們都沒有見過熊老。

  熊老之前都在躲在那里,以免被人發現。

  他怎么一口就說出熊老的名字,這只能說明熊老在之前有找過他,而且知道自己在這地下,要不然也不會讓他轉告自己,讓自己行動。

  這么說來,熊老已經出山了,他們周密的計劃已經開始了,古爭還以為還需要個幾十上百年,沒想到這么快。

  要不然,他潛伏了那么久,怎么會突然暴露出身份,要知道自己一點都沒有察覺,而且好像秦長老還特意讓自己遠離他,省的自己無緣無故被他覺察到什么。
餮仙傳人在都市最新章節http://www.acfbki.tw/tiexianchuanrenzaidushi/,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沒有了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龍武帝尊雷武神帝無限傳奇之機械師全能保鏢宿舍414凌霄之上八重櫻的日本戰國之旅女校養成日記末世之銀河護衛隊尋真路
电子游艺场所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