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耳根小說網 > 威武不能娶

第八百一十七章 膽兒最肥

威武不能娶 | 作者:玖拾陸 | 更新時間:2019-05-09 13:28:37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沒有了 (快捷鍵:→)我要報錯】【 推薦本書
推薦閱讀:
  京畿一帶遠離戰火,北境也好、南陵也罷,他處打得再兇,硝煙也波及不到京師。

  可事實上,京城的百姓也是最喜歡討論戰事的,哪怕不在眼皮子底下,朝廷的有一處疆土處在戰火之中,都能叫百姓們茶余飯后議論不休。

  尤其是此番南陵的戰事,起因是那幾個被人販子抱走的孩子,后來陳虎子被尋了回來,多少人都來瞧個熱鬧,等刑部官員往南陵去調查,那郭婆子人沒有出南陵就被截殺在半途上,刑部官員都死了好幾個,消息一陣一陣的,幾個月下來,大伙兒的話題就沒有從南陵挪開過。

  到最后,孫璧造反了,孫睿和孫禛下落不明,叫這口本就燒得滾燙的油鍋跟倒了一桶水進去似的,噼里啪啦炸得都要把屋頂都掀開了。

  前線的戰事雖是有條不紊的推進,但一日沒有鎮壓、一日尋不到孫睿和孫禛,一日不清楚那些被拐賣的孩子到底去了哪里,這事兒就不算過去,只會繼續攪得人心惶惶。

  尤其是,朝廷的國庫虛空,后繼乏力,長期下去,矛盾勢必激烈。

  因此,北狄那邊的新消息在此時此刻就顯得尤為有利了。

  南陵再是拉鋸,起碼朝廷對北狄的戰事是大獲全勝的,而且是徹徹底底的勝利,北狄如今別說還手了,他們自顧不暇、安蘇汗的兒子、孫子、其他部落的首領,眼瞅著就要打起來了……

  這樣的喜訊,能振奮人心,也能緩解局面。

  圣上示意大肆宣揚,那消息傳得就跟長了翅膀一樣,不止是東街、富豐街,整座京師都在討論。

  北狄越慘,大伙兒也就越高興,世仇喊了那么多年,即便京里人不像北境出身的百姓一樣接觸過北狄人,流過血流過淚,但依舊熱血沸騰。

  “打得好啊!叫那群蠻夷韃子知道,我們漢人不是他們可以欺負的!去年敢夜襲我們的土地、火燒我們的城池,我們如今一樣給他燒回去!燒得他安蘇汗臨死都不安生!”

  “都說好事成雙,我看,南邊的好消息不遠了!”

  “可不是!”

  “不過,顧家那長子年紀輕了些吧?也不知道接了將軍印,能不能守得下疆土。”

  “英雄出少年,他們兄弟之前來素香樓時我瞧見過,俊氣正氣都不缺,我看著行!”

  “奇襲北狄也是他們兄弟一道去的,敢打、能打,沒有墜了他們顧家先烈的名號。”

  大堂里你一言我一語的,說得熱鬧非凡。

  樓上雅間,段保戚拿著酒壺,給孫恪、程晉之添了酒,又給自己添了一盞。

  自程晉之隨肅寧伯班師回朝,也有些時日沒有見著段保戚了,兩人在邊關時熟悉許多,他問起段保戚之后的安排時也很隨意。

  孫恪倒是一直在打量段保戚。

  不得不說,如今的成世子與他的印象相去甚遠。

  前后算起來,其實就是半年多,看來,邊關戰場是真的磨礪人。

  孫恪端起酒盞來抿了一口,道:“前事歸前事,你也別總惦記著要賠禮,從頭到尾你都是不贊同令妹的行事,只是沒管住、也管不好罷了。”

  段保戚一怔,剛要開口,又被孫恪阻了。

  “誰家沒有幾個行事出格的兄弟姐妹?”孫恪笑了起來,“在我們孫家,我父王、我皇伯父,成天恨不能拎著我耳朵罵我不成事,也沒見幾位殿下、阿淵他們為了我、四處給人賠禮不是?”

  這話理歪,偏孫恪說得坦蕩,段保戚都不知道要拿什么話回他。

  孫恪大笑:“我十月成親,席間就不給你們成國公府的女眷留座了,可你要來,那些臭小子早就盤算著要灌醉我,你替我擋酒,把他們喝趴下了就行了。”

  小王爺的話說到了這個份上,段保戚還執著于賠禮、致歉,那就不合適了。

  他在軍中也待了些日子,同袍們相處直來直去,少了京中紈绔子弟們那說一句藏三句的試探,使得段保戚也爽快許多。

  “我酒量一般,但一定盡力。”段保戚道。

  話說到這兒,前事算是平了。

  程晉之與段保戚說起了南邊戰火,他也想過去打南陵,南陵是余將軍坐鎮,在其他將軍麾下自然會與他先前跟著肅寧伯時不同,但這對程晉之而言是一種歷練。

  “阿淵以前就與我說過,南陵與北境從地形到氣候全然不同,戰法策略也要因地適宜,”程晉之嘆道,“余將軍在南邊多年,頗有心得,跟著他能學不少東西,可惜,我不能去。”

  程晉之與林琬的好日子也近了,前些日子,兩家定了婚期,就在這個九月。

  一來,林琬的歲數不算小了,兩家知根知底,歡歡喜喜的嫁娶,沒有必要再往后拖。

  二來,避開孫恪娶親的日子。

  親王世子娶正妃,規制不是伯府能比的,也不敢比,林家想嫁女嫁得熱鬧些,還是避開日子來得方便。

  孫恪聽程晉之和段保戚說了一會兒,又分心去聽樓下大堂狀況,勾著唇笑了笑。

  不得不說,蔣慕淵當時破釜沉舟、趕在圣上傳召之前奇襲北狄,險是險,但收益也足夠大。

  今時今日,朝廷安穩人心,大力宣揚這場勝利,百姓們對顧家兄弟們自然也就夸了又夸,如此一來,誰再懷疑去歲北地城失守與顧家通敵有關,當場就會被唾沫星子淹死。

  這也表示著,圣上接受顧家的功績,先前將軍印的歸屬拖得雖久,但既然交到了顧云宴手中,那就是穩當了。

  狄人已經自顧不暇、無力南下,之后數年,只要北境沒有內亂,將軍印就不會再起波折。

  時間累積,顧云宴會褪去年輕的戳子,步入中年,到了那個時候,誰又能以如今的不足再去質疑他呢?

  扇柄輕輕敲了敲椅子扶手,孫恪暗暗想,寧國公看著是個極其沉穩之人,怎么阿淵的膽子就這么大呢,莫非是隨了他們老孫家?

  說起來,孫家膽子是不小,現如今,膽兒最肥的那個叫孫璧。

  嘖嘖!cc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節http://www.acfbki.tw/weiwubunenqu/,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沒有了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龍武帝尊雷武神帝無限傳奇之機械師全能保鏢宿舍414凌霄之上八重櫻的日本戰國之旅女校養成日記末世之銀河護衛隊尋真路
电子游艺场所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