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耳根小說網 > 我的偉大的衛國戰爭

第1810章 專家的檢驗(四)

我的偉大的衛國戰爭 | 作者:重生的楊桃 | 更新時間:2019-05-09 14:22:41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沒有了 (快捷鍵:→)我要報錯】【 推薦本書
推薦閱讀:
  畢竟人這種生物的頸椎是非常脆弱的,以過分的角度擰著腦袋瞄準射擊,終歸不是一個好事。尤其是一把年紀的費德洛夫,隨著內務部的工作人員拿來一支莫辛納甘,他親自分別持槍做了姿勢比對。

  費德洛夫年輕時也是扛槍打仗過的,如今一把年紀又手持莫辛納甘做射擊狀,他覺得自己的脖子被擰的咔咔響。年輕時沒有這種不是感覺,而今年紀大了,真不再適合持槍。

  沒有比較就難以發現差別,他手持突擊步槍的時候脖子即舒服多了。

  “啊!看起來高基線第一個好處。但是別列科夫將軍。”

  “您請講。”

  “您看。”說著,費德洛夫左手持槍,右手撫摸著照門,“瞄準基線比槍管高了近三厘米,我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當我瞄準敵人的鼻子,結果子彈擊中的確是下巴。”

  “不!看起來可能是這樣的結果,其實不是!”楊明志馬上反駁。

  費德洛夫其實不知,他所提的問題根本就不是什么問題。但他覺得這就是個天大的問題:“尊敬的將軍,如果槍械參與打靶,射手明明瞄準的是中心,結果彈著點確實七環,這也合理嗎?”

  楊明志深深的搖搖頭:“這就要看射手是射擊多遠的靶子?”

  “哦,是調整標尺,我還是很奇怪,為什么你的標尺上面,最基礎的竟標注的是一百?您如何解釋?”

  “嘿嘿!這就是精妙的地方了。”

  “說吧!你快說!”

  這話是從烏斯季諾夫嘴里說出來的,可見,大家都已經躍躍欲試,只是費德洛夫一直保持著嚴肅冷靜罷了。

  楊明志聳聳肩,故意有些顯擺自己的能耐:“同志們,我可從未說過,槍械的瞄準基線和槍管是互為平行的關系。在我的設計里,槍管和基線存在一個極小的角度。在槍管正常,環境狀況正常的情況下,我瞄準一百米的靶標,子彈必定擊中靶子的圓心。”

  “所以……”費德洛夫突然睜大眼睛,“您設計的槍械,根本就是以不進行任何調整,能夠精確擊中一百米外目標作為設計理念的?”

  “對。如果超過了這一距離,射手調整標尺即可。這是一套比較復雜的數學計算,感謝我的數學老師,讓我有著不錯的微積分計算能力。所以,我實際是先設計出了槍械理想狀態下的彈道曲線,才具體設計槍械的。我現在非常有自信,對西蒙諾夫同志研發的子彈更是很有自信。如果環境的風速和濕度的影響極為弱小,射手把標尺調整到一千,我堅信,子彈能夠擊斃一千米外的敵人。”

  楊明志的這套說辭讓人眼前一亮,烏斯季諾夫是如此,旁聽的貝利亞更是心情激動。

  貝利亞真是太好奇了,難不成別列科夫將軍還是個數學家?

  “可是,那么遠的距離,我們必須依靠瞄準鏡。”費德洛夫提醒說。

  “當然,請您看看槍械的左側,我可是給我軍的PU瞄準鏡預留了安裝部位。其實它完全能改造成精確步槍,就如您看到的輕機槍,零件稍加改造,它就是半自動的狙擊步槍了!”

  “嗯?!”又是一個沖擊頭腦的驚喜,不僅是費德洛夫,其他人亦是眼前一亮。

  別列科夫提出了槍族的概念,現在,狙擊槍也要加入這一“家族”了?很明顯,這方面的發展潛力真的非常巨大,別列科夫能用三個星期搞出兩款槍械,再用一周搞出新的,難道是難事?

  楊明志繼續說:“我們繼續談談槍管與基線的問題。其實費德洛夫同志,您說的不無道理。在很近的距離,可能只有二三十米,的確會出現我明明瞄準敵人的鼻子,卻擊中下巴的情況。隨著距離逐漸拉長到一百米,瞄準位置和子彈實際落點的距離會越來越縮短。過了一百米的距離,兩者的距離又會逐漸拉大,這時候就需要調整標尺進行瞄準補正了。”

  “是!我當然明白。”費德洛夫情緒明顯被調動起來:“你這個年輕人,似乎和他人很不一樣,甚至和我也完全不同。”

  “也許是因為我在戰場摸爬滾打時間太久的緣故吧。”楊明志輕輕嘆口氣,“我曾是基層戰士,怎樣的槍械好用,我最有發言權了。現在我親手制造槍械,當然要造得讓戰士們用著舒服。其實,在我看來,戰斗發生在一百米距離內,士兵想要很好的瞄準是困難的,即便老兵也難以冷靜的精確瞄準。

  這時候,瞄準基線比槍管高一點,子彈落點問題的弊端完全可以忽略。畢竟敵人往往有180厘米高,基線和槍管3厘米的問題算是問題么?再說,如此近距離,士兵操持突擊步槍定會采取全自動模式,如同沖鋒槍般作戰。

  諸位,你們有誰相信,手持沖鋒槍的士兵在瘋狂掃射時會考慮到瞄準嗎?不會的,他們會向一個大概區域掃射,以子彈數量達成概率命中。

  所以諸位不必苛求我的新槍太多。在一百米距離內,它就是極好的沖鋒槍,超過了一百米,又在四百米內,它的精度不比SVT40糟糕,超過了四百米,子彈依舊具有殺傷性。它是綜合性能卓越的槍械。”

  楊明志的話說完了,費德洛夫深深地點點頭,又情不自禁的鼓起掌來,引得其他人跟著鼓掌,仿佛所有被邀來的專家的,都對楊明志的成果表示了最終的認同。

  其實不然,費德洛夫還是相信自己的雙眼。

  “別列科夫同志,您很有自信,也許您對您槍械的解析也是十分正確的。但是,雄辯家的時代已經過去了,現在事實勝于雄辯,我對明日的靶場實驗充滿了信心!”

  “啊!謝謝您的認可。”楊明志高興得,一張臉情不自禁樂開花。

  “哈哈,您還是太樂觀了。”費德洛夫又笑著搖了搖頭,“您的槍械設計的確與眾不同,各方面都很精妙,設計理念即為特殊。您要么將開創一個歷史,要么因經不過靶場考驗成為失敗者。現在我非常擔心,一切都在于您使用的子彈。”

  話是費德洛夫說的,即便西蒙諾夫時分敬重這位老爺子,他還是站出來表示自己的反對。

  “費德洛夫同志,我使用的子彈至少也比托卡列夫同志的手槍子彈性能更好!它是威力折中的步槍彈,即便如此,它的本質還是步槍彈。”

  “哦,對不起,我并沒有質疑您的能力。原諒我年紀大了吧!同志。在看到靶場實驗前,我不得不對您研發的子彈有所擔心。我唯獨可以斷言一個,它的動能絕對比不過全威力步槍彈。”

  費德洛夫提出的這一點無人反駁,也沒有反駁的意義。

  中間威力彈之所以叫這個名字,就是因為它比全威力步槍彈的動能弱了不少。削弱的動能降低了后坐力,子彈被做的更小,士兵所攜帶的彈藥量大幅增加。

  西蒙諾夫曾研究過日本的6.5毫米的友板彈,這種小口徑子彈有著一些特別的性能。近距離擊中豬肉,其穿透性是驚人的。但距離拉開后,子彈會在豬肉里面瘋狂翻滾,殺傷能力非常驚人。

  西蒙諾夫曾認為,蘇聯應該發展一下小口徑子彈,畢竟已經有國家全面裝備低于7.62毫米的彈藥了。但斯大林和他的親密戰友們,他們可以在槍械的火力和性價比方面爭吵,在子彈的口徑始終保持一致。

  必須是7.62毫米,這樣有沖鋒生產經驗的工廠,就不必費勁的再開新的槍管生產線。

  西蒙諾夫就研發出了中間威力彈,所以楊明志聲稱的此類子彈的一些特性,就是西蒙諾夫尚未發布的科研成果,以至于讓他覺得,自己的研究所里有著一批非常無私的家伙,將研究成果大規模的往新生的普里皮亞季武器設計局送。

  仔細一琢磨,這也不可能啊!

  唯一能夠解釋的原因,西蒙諾夫覺得,這個別列科夫將軍就是自己的知己。

  非常可惜,時局原因,西蒙諾夫根本沒有更多時間精力用在繼續深入研發中間威力彈。當局還是一套老思想,大的就是好,速度就是威力。

  上面下達命令,西蒙諾夫就不得不去研發新式反坦克槍,以求用特別巨大的子彈鑿開敵人的坦克裝甲。

  所以,現在的情況已經非常明朗了。

  僅就楊明志的槍械設計,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交口稱贊的。槍械零件結構非常緊湊,拆卸組裝方便,彈匣和彈股裝填子彈極為迅速,因大量使用沖壓加工,槍械生產效率必是驚人。

  還是因為從未見過槍械靶場實驗的結果,德高望重的費德洛夫根本不敢妄下結論。

  他們需要一個靶場實驗的結果!

  他們這群專家們聚在一起滿口的專業術語,貝利亞聽得一知半解,至少還是明白,費德洛夫需要實驗佐證。

  “好了!各位同志請安靜。”

  貝利亞拍拍手,他一發話,整個會議室鴉雀無聲。

  “費德洛夫同志,請您稍等,馬上給您看一個文件。”

  “文件?”話可是內務人民委員本人所言,文件是什么?怕不是什么壞事吧?

  費德洛夫本能的有所擔憂,若不是這次是受到斯大林的邀約,他這輩子就不想再見到貝利亞。

  很快,貝利亞展示一份文件,根本不管楊明志是否抱怨,當眾宣讀起來。

  此文件就是安全局長梅爾庫洛夫所寫,冷冰冰的文字直白說明了,內務部凌晨如何用新槍處決德國間諜。

  發生這種事楊明志已經無所謂了,反正裝滿槍械的箱子,剛下火車就被人家內務部合理拉走,處置權完全在貝利亞手里。

  最關鍵的還是在后面對于尸體的描述。

  莫看楊明志搞出了突擊步槍,他從未用此物射擊一頭牛或一頭熊,射擊德軍士兵的事更不可能實現。一款槍械是否優秀,它是否能夠輕易且高效的擊斃敵人,就是最關鍵的考核標準。

  貝利亞的話已經非常清晰了,突擊步槍打出的子彈,輕易將間諜打成肉醬。

  文件對突擊步槍來了一記經典描述,所謂胸口一個小洞,后背是猩紅血碗大的血洞,間諜僅僅被擊中十四發彈,后背已經是碎肉骨屑狀態,場面極為血腥。

  文件是貝利亞拿出的,它一定不是說謊,哪怕文字描述的內容非常神奇。

  費德洛夫一時間覺得貝利亞在刁難自己,他壓著心口的不悅,問道:“消息可靠嗎?正面一個小孔,后面一個血洞?”

  “難道還是假的?”貝利亞嚴肅說,“我親自處決了那兩個間諜,是我親自開槍的。”

  “這……”意識到文件描述的就是真實,費德洛夫猛地扭動脖子,雙目直勾勾的看著槍械的發明者。“別列科夫同志,您是否意識到這件事?難道,您最初的設計就是為了這一結果?”

  “對的。”這一刻楊明志絲毫不謙虛,他也沒有任何謙虛的理由。

  “所以當您質疑子彈尺寸被縮小后,彈頭的威力也會縮小。的確,裝藥量減少,它的動能的確會降低。但是!”

  楊明志故意猶豫了一下,一把所有人的眼神吸引到自己這里,他尤其關注西蒙諾夫的態度。

  “我想,西蒙諾夫同志在研發這款子彈的時候,根本沒有時間發覺它的巨大潛力。它的確有著很大的潛力,我在槍管的膛線上做文章,彈頭出膛后旋轉異常劇烈。而且因為彈頭較輕,它的初速注定是極快的。各位可以聯想一下,一顆遠比莫辛納甘子彈自傳更快的子彈,以比莫辛納甘子彈更快的速度擊中一百米或二百米外的敵人,將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什么?意味著什么?楊明志因為知道了答案,他說完話就驕傲著笑著看著一臉愁云的眾人們。

  事實非常的純粹,他們并不能依賴腦補去聯想他們從未見過的事物。

  場面陷入一陣尷尬,見得他們沒有回答,楊明志只好提出那鮮有人深入研究的理論——空腔效應。
我的偉大的衛國戰爭最新章節http://www.acfbki.tw/wodeweidadeweiguozhanzheng/,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沒有了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龍武帝尊雷武神帝無限傳奇之機械師全能保鏢宿舍414凌霄之上八重櫻的日本戰國之旅女校養成日記末世之銀河護衛隊尋真路
电子游艺场所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