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耳根小說網 > 武煉巔峰

第三千兩百二十章 話不投機

武煉巔峰 | 作者:莫默 | 更新時間:2016-10-08 21:16:31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我要報錯】【 推薦本書
推薦閱讀:
  “凌霄宮宮主!”厲蛟回道。> W<W≤W<.﹤1<X≤I≦A≦O<S﹤H<UO.COM

  彌奇眼角一抽,齜了齜牙道:“怎么會是他。”一臉膩味的表情,對楊開顯然沒有半點好感,這也難怪,他雖然與楊開只見過一次面,可就是那一次見面,讓他丟失了彌天宗大量的源晶,現在每每回想起來都心如刀割,悔不當初跟著去湊熱鬧。

  斜眼望著厲蛟道:“厲兄受他壓迫還不夠么,怎么如今還上桿子巴結人家了。”語氣略帶些譏諷,心中不忿,他與厲蛟也算有些交情,雖然交情不算太深,可總比那楊開要好一些,如今厲蛟居然跑過來給楊開傳話,當然讓他不喜,覺得厲蛟這家伙真是個軟骨頭,虧他還身負半龍血脈,真是有些丟人現眼。

  厲蛟被他說的也有些不好意思,面上浮現一絲尷尬,卻不方便言明他與楊開如今的關系已經大為緩和,甚至楊開將離龍宮多年的債款也一應免除了,只能苦兮兮地道:“沒辦法,誰讓他是債主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

  “哼!”彌奇一拍桌子,眼中兇光閃爍,“那卑鄙小人當年以陰謀詭計算計我等,若非看在嵇大師的面子上,本座這些年又怎會搭理他。”

  這話是大實話,彌天宗好歹也是北域頂尖宗門之一,彌奇又是帝尊三層鏡強者,縱然當年與楊開打賭打輸了,事后也完全可以不認賬,牽扯到那么大一筆數量的源晶,些許臉面又算得了什么?只是當年之事生在嵇英眼皮子低下,后來聽說連嵇英都載進了凌霄宮,成為了凌霄宮的席煉丹師,彌奇這才不得不妥協。

  若真的不認賬的話,搞不好會惹怒嵇英,他不怕楊開,但對嵇英還是很忌憚的,那妙丹大帝弟子和帝丹師的身份,任何一重都不能小覷。

  厲蛟心說那可不是什么陰謀詭計,而是堂堂正正在煉丹術上勝出,若不是與楊開幾次同生共死,他的心思與彌奇也差不了多少,可這幾次一起外出的經歷下來,厲蛟對楊開的觀感也改變不少,覺得楊開還是很不錯的,當然前提是別招惹到他頭上。

  彌奇端起酒杯,一飲而盡,似要宣泄心中怒氣,沉聲道:“厲兄,那孽障要你傳達什么?”

  厲蛟表情平靜道:“楊宮主的意思是,讓彌天宗向凌霄宮表達臣服之意。”

  “什么?”彌奇瞪大了眼珠子,“我好像聽錯了,厲兄你剛才那話怎么說的來著。”

  厲蛟心中一嘆,又豈不知他是明知故問,這里就他們兩個人,又沒雜音,彌奇一個帝尊三層境不至于連話都聽不清,無奈之下也只能將之前的話重復一遍。

  “呵呵!”彌奇怒極反笑,眼中閃過一絲寒光,把玩著手上酒杯道:“那不知道要怎么個臣服法。”

  語氣森寒,顯然對厲蛟也有些怨言,這等無禮的條件也敢說出口,作為傳話之人的厲蛟很難討人喜歡。

  厲蛟來此之前就知道,自己與彌奇的那一點點交情怕是要就此終結了,如今見他神色,心道果然如此,略感惋惜,開口道:“彌兄放心,楊宮主他似乎無意搶占彌天宗地盤,只是凌霄宮如今似乎需要大量的修煉物資,楊宮主的意思是,彌天宗日后每年的收益上繳給凌霄宮一些。”

  彌奇陰陽怪氣地道:“不知道這個一些是多少?”

  “一半?”厲蛟試探地問道,這個數字楊開沒有提過,但少了的話肯定滿足不了楊開的胃口。

  “一半啊……”彌奇笑容滿面,端起酒杯道:“厲兄,喝酒!”

  厲蛟一臉不解,卻還是端起酒杯與他碰了一杯。

  酒液入腹,便聽碰地一聲,彌奇將酒杯摔碎在地,拍案而起,低喝道:“欺人太甚!真當我彌天宗無人不成?”他一路修煉至今,也不是被嚇大的,若是隨便什么人過來要他彌天宗一半收益就給出去的話,那他也活不到現在。

  這可不是那些債款,那些債款雖然數目不小,可總有償還清楚的時候,只需要再有三十年左右就可以還清了,可若是真的如厲蛟所言向凌霄宮表達臣服之意,那日后每年都要上繳一半收益,除非彌天宗被滅門。

  如此欺人之舉他豈能答應,真要是答應下來,叫世人怎么看他,叫彌天宗的弟子們怎么看他。

  “彌兄息怒……”

  “住口!”彌奇怒張狂地瞪著厲蛟,鄙夷一笑:“厲兄真是好節氣,當年你我二人一同受辱,這么多年被凌霄宮盤剝壓迫,你不思報仇也就罷了,如今竟還與那孽畜狼狽為奸,楊宮主,呵呵……我還真不知道厲兄什么時候抱上了人家的大腿,甘附腿毛了。”

  厲蛟被他說的一臉尷尬,可這話又確實難聽,板著臉道:“一言難盡。”

  總不能將這些年與楊開之間的經歷告知彌奇,且不說兩人的交情沒到那個地步,單是龍島牽扯到的機密都無法輕易泄露。

  “好個一言難盡!”彌奇眼中**裸的嘲弄之色,“厲兄審時度勢,甘附人家尾翼彌某不怪你,人各有志罷了,但彌某卻不會如你這般不堪。”

  言外之意,就是在說厲蛟貪生怕死,乃是鼠膽之輩。

  厲蛟臉色難看道:“我只是負責傳話而已,彌兄何必把話的這么難聽,此事成與不成都與我無關。”

  “道不同不相為謀,厲宮主請吧。”

  厲兄的稱呼變成了厲宮主,顯然是要與厲蛟劃清界限了。

  厲蛟搖頭起身,顧念那點點交情,還是提醒道:“彌宗主,還請三思,凌霄宮未崛起時便能滅了問情宗,如今幾十年過去,只怕更強大了,你自認彌天宗比起問情宗如何,何必自招禍端?”

  彌奇冷笑:“厲宮主還是管好自己的事吧,我彌天宗的事無需你來操心,那楊開若想要我彌天宗臣服,不妨親自過來與彌某一談,看看我彌天宗上下是不是會答應!”

  “言盡于此!”厲蛟淡淡頷,拱手抱拳,轉身離去。

  話他已經傳達了,至于會怎么選擇那就是彌奇的事了,楊開既然要拿彌天宗來立威給整個北域看,恐怕也料到了彌天宗不會輕易答應那樣的要求,眼下這局面或許才是楊開希望看到的,否則拿什么立威?北域四大頂尖宗門,兩個與凌霄宮關系不錯,剩下的唯有彌天宗了。

  大殿之中,彌奇冷眼望著厲蛟離去的方向,面露不屑冷笑,覺得厲蛟有些危言聳聽了,也不知道那楊開用了什么法子,竟讓離龍宮唯他馬是瞻,連厲蛟都跑來給他傳話。

  當年問情宗被滅一事他也多有聽聞,在北域這可是大事,想不知道都難。

  問情宗的勢力確實不必彌天宗差,偌大一個宗門說滅就滅了,但那并不代表彌天宗也會這般不堪一擊。

  問情宗之所以被滅,是因為所有強者都傾巢出動去了冰心谷,結果被楊開領著一些強者聯合冰心谷的人橫掃一空。

  他彌奇又不打算去攻打凌霄宮,若是楊開真的招惹上來,憑借彌天宗的護宗大陣和宗內強者,完全可以周旋一二,若是能將他引入大陣之中,搞不好還能將他殺掉。

  主動出擊和固守宗門顯然是兩個概念。

  不過有一點他卻不得不防,那楊開手下可是有三大妖王的,個個都堪比帝尊三層鏡,倒是不好對付。

  眼珠子轉了轉,彌奇拍了拍手。

  門外立刻走進來一個黑袍男子。

  彌奇望著他道:“藥園里的藍玉果是不是快要成熟了?”

  那黑袍男子不知他忽然問起這個做什么,抱拳道:“還有一月便要成熟。”

  彌奇點點頭道:“正好,傳訊給陶老,請他過來品嘗一二。”

  黑袍人拱手稱是,領命而去。

  轉過身,彌奇望著凌霄宮所在的方向,冷笑數聲。楊開啊楊開,你最好能安分守己一點,若是真的不將我彌天宗放在眼中,這次便讓你有來無回。

  ……

  “葉宗主,情況就是這么個情況,我凌霄宮如今的局面你也知道,弟子們數量實在太多,百峰都安置的滿滿當當,有的靈峰住了兩三千人,那叫一個擠啊,出個門就跟趕集一樣。你千葉宗弟子數量不多,占據了這么大一座靈峰,不少峰主已經有些意見了。我思來想去,也只能厚著臉皮過來與你商量一二。”楊開一臉無奈,對面坐著千葉宗宗主葉恨,中間一桌酒菜卻是絲毫未動。

  “宮主的意思是……”葉恨征詢地望著楊開。

  “當年將你們帶來凌霄宮,一是此地修煉環境不錯,也無打擾,適合你們在此養精蓄銳,二是你千葉宗遭遇橫禍是因我而起,本宮主心中有愧。”

  “宮主嚴重了,是我千葉宗技不如人,說起來我千葉宗能保全薪火也多虧了宮主照拂。”

  “感激的話就不必了。”楊開抬手道:“今日我卻是要做一做那惡人。”

  “愿聞其詳。”

  楊開苦笑道:“老話講一山不容二虎,雖然放在我凌霄宮這里有些不太合適,但也就那么個意思,并非本宮主過河拆橋,只是我凌霄宮內還有另外一宗確實不是個事。”(未完待續。)
武煉巔峰最新章節http://www.acfbki.tw/wuliandianfeng/,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龍武帝尊雷武神帝無限傳奇之機械師全能保鏢宿舍414凌霄之上八重櫻的日本戰國之旅女校養成日記末世之銀河護衛隊尋真路
电子游艺场所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