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耳根小說網 > 湘信有鬼

第四百五十七章 異域風情

湘信有鬼 | 作者:寶慶十三郎 | 更新時間:2017-04-28 05:09:43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我要報錯】【 推薦本書
推薦閱讀:
  不知道究竟是這個人沒有現什么不對,還是我們實在是運氣太好,這個司機走到拖拉機邊上之后,居然根本就沒有檢查什么!車上的那一堆稻草還是那堆稻草,不知道他留著究竟是干什么用的。

  記得我們剛剛離開的時候,我看到張燕身下的稻草上沾著有血,我還拿著兩把上面的稻草稍微的遮蓋了一下。現在想來自己還是有著一些機智,不然這個時候他站在拖拉機邊上,肯定是可以看到的。

  雖然扶著張燕站在樹干邊有些緊張,擔心他忽然頭腦不對路。但是當看到拖拉機突突突的動起來,我感覺到手心在冒汗之后,心里卻逐漸的安心了一些。

  尤其看到拖拉機像爬蟲一樣,歪歪扭扭的再次離開的時候,我們似乎都長長的噓了一口氣!不約而同的彼此張望了一下,似乎都看到對方心里的緊張。

  看著張燕那蒼白的嚇人的臉色,雖然感覺到甚至有些滲人。不過眉角眼梢的神色似乎都舒緩,都有一些放松下來的感覺。看著那逐漸遠去了的拖拉機,我知道暫時應該是沒有什么危險了。

  不過這刻站在松樹林里,四周似乎有些寂靜。雖然有著一些鳥鳴蟲行的聲音,但是看到她也怔怔的看著我的樣子,不由心里有些隱隱的不安。

  ”你究竟怎么了?生了什么事?你怎么會受這么重的傷?要不要先送你去醫院?這里是哪里你知道嗎?“我有些忐忑的繼續扶著她,卻忍不住問出了一串自己心里的疑問。

  張燕卻沒有馬上回答我,而是臉上居然有些淡然。我看到他不想回答,心里雖然有些納悶,但是也扶著她往樹林里走。這里的松樹比較大棵,看著落在地上的松針,我估計應該不會有人會來。清新的泥土味道,加上濃濃的樹葉夾雜,還是令我有些熟悉的感覺。

  畢竟在弘揚堂的時候,我也是跟著一些稍大的孩子,去過蘭花山里的松樹林采蘑菇,所以聞到這股熟悉的味道,自然心里有些熟悉。

  這個時候我沒有質疑張燕的前行,那是因為我感覺到這邊的樹林,離著這戶人家還比較近,想到怕萬一被人現,還是往里再走一點點再說。

  張燕的聽覺比一般人強,這點我是早就知道的了!可是我的問話她好像沒有聽到一樣,這讓我有些驚訝起來。但是我一直扶著她慢慢的往里走,似乎感覺到樹林里越來越安靜的時候,甚至已經看不到外面剛剛的路時,我心里終于感覺到安定了一些。

  即使滿身已經是有汗了,偏頭再看向她的時候,才現她臉上居然帶著一絲苦笑。嘴角還帶著那絲血痕,加上她蒼白的臉色,在這松樹林里面,看著她倒是有些令人感覺到有些滲人。

  ”你,怎么了?“

  這是我第二次疑問,心里感覺到的不安更明顯了起來。

  雖然知道她不會害我,但是想到這里可是遠離人群。剛剛就是從那拖拉機下來,好像看到周圍也沒有什么人家。于是扶著她在一株有著巨大低矮橫枝的松樹旁停下來,讓她輕輕靠近突出的平整橫枝,可以暫時休息一下。其實我心里也是沒有什么底,一直都在胡思亂想著。

  ”我也不知道這是哪里?“張燕一臉苦笑,有些抱歉的看著我:”我現在很糟糕,如果不治療的話,我可能就會變成一個廢人了!“她似乎說出幾句話,便要歇息一下才行:”咱們不能去醫院的,我懷疑咱們現在還不安全!“

  看到她無奈的神色,我終究是沒有說話,畢竟知道沒有別的事情,我心里還是安然了一些。

  可能看出來我心里的疑問,終于可以倚著我靠坐在樹枝上的張燕,忽然微微嘆了一口氣。

  她似乎在看著來時的路,雖然沒有馬上說話,但是心里似乎在想著什么,而且呼吸有些急促的說道:”昨晚為了擺脫那些人,我帶著你一路躲避和逃竄,記得是朝著我們家的方向走的。不過因為為了擺脫他們,我布下了不少的迷陣延緩了一些時間。照當時的方向來看,我們應該是進了苗疆了!“

  ”苗疆?“聽到這個地名,我簡直就是一陣頭暈。然后又想到她說帶著我一起躲避,我可是記得自己是要回弘政堂家里的,后來莫名其妙在半路上就暈了過去。

  這難道就是張燕的手段?

  如果她當時看到熊小麗和我在一起的話,不知道她會不會一下直接的收拾了。想到這里的時候,我不由汗涔涔之下。

  雖然在湘楚這地方,嚴格的照地域來區分的話,我聽駱伯伯說起過,我們住的地方同一個市,是有一小塊地方靠近苗疆的。

  其實我也不知道那是哪里,但是據說和龍師傅他們家是有段距離的。在這個沒有快,沒有好路的年代里,單純憑借步行的話,從我所住的那個小山村里,去到那個地方的話,據說沒有幾天幾夜是無法到達的。

  難道這里就是駱伯伯所說的那個地方?

  ”應該是的!“張燕的聲音有些淡然,不知道究竟是受傷之后的原因,還是因為遭受了重大的打擊,她看著我之后好像感覺到有些安心。

  隨后我才知道了,當時的情況下,她帶著我一路的前行,已經無法去分辨前路。因為她自己也受了重傷,幸好她用一種藥物遮掩了身上的氣味,因為她知道自己被人跟蹤,顯然就是有人在她身上下了什么藥物。果然之后的一段時間里,那些人沒有迅的追上來。

  在達到一個地方的時候,幸好看到了這輛拖拉機,隨后她實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帶著我鉆進了這堆稻草里面,信天由命的任拖拉機帶著我們前行。

  我心里雖然也是疑問,但是隨即她也告訴了我,是因為我被人點了穴道,所以我才不能夠出聲。但是因為她沒有說我被誰點了,還有點了什么穴位。因為我雖然沒有接觸過這些,但是跟著駱伯伯學過正骨,加上辨識過身上的穴位,所以我隱隱也猜到了一些。

  接下來生的事情,雖然有些不能對人言,但是對于我和張燕來說,卻已經算是輕車熟路了。那就是張燕需要治療,而且是很嚴重的治療。

  如果說以前單純憑借雙修,就可以讓她很快恢復的話,這次簡直就是有些不可能了。因為當我看到她那幾乎被切開了的小腹,才知道她的外傷有多嚴重。至于她腿上那道傷口,簡直就可以說微不足道了。

  以往瘋狂的交合,在這個時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我們找了一處平整的樹杈,就那么相擁盤坐在那里。運用著以往的運氣方式,慢慢修復著她體內紊亂的經脈。雖然我無法感受到她體內清晰的情況,但是根據她所說的情形來看,如果不馬上治療的話,她這一身多年的修為,就會因此而全廢。

  光是聽到她這么說,我都會感覺到很嚴重。所以我只有愣愣的陪著她修復,也不知道究竟是過來多久的時間。

  松樹林里面似乎沒有時間,但是因為沒有人來打擾,我竟然也沒有感覺到害怕。尤其令我大開眼界的,倒不是張燕傷勢恢復有多快,而是我隱隱感覺到時間有些長,可是我絲毫沒有感覺到餓。

  我想是和我們有時候交舌有關系,因為我聽駱伯伯說過,人修行的時候舌津是最補的!我雖然不敢肯定這些,但是看到她坐在我前面,雖然閉著眼睛一直修行,但是不時會貼緊回頭,氣息似乎也在逐漸的平穩,我便知道她可能正在往好的方面去了。

  如果說這段時間的雙修,是我對張燕更加深入的認知的話,那么可能我自己都想不到的是,卻親眼看到了一些不可能的事情。

  第一就是張燕雖然沒有說話,但是我親眼看到她那裂開的傷口,居然已經慢慢的在合攏。雖然還沒有恢復好的可能,但是依舊似乎結痂合攏了許多。

  第二就是她的氣息完全的平穩,雖然臉色還是慘白,但是我卻明顯的可以感覺到。她在初始的不敢異動,到后來逐漸的慢慢廝磨。而在那兩道傷口合攏了不少的時候,我甚至可以感覺到她主動的在動。

  這讓我雖然有些緊張,但是放松了許多。

  當夜幕降臨的時候,她還主動的讓我引導她的氣機。我自然不知道這事的危險,因為這算是張燕沒有告訴我明白,算是她徹底的把自己交給我。如果我在運氣的時候,對她有著絲毫異動的話,都會吸干她體內多年的內勁。

  當然,這對于我來說也不是什么好事,因為我不懂得融合那些勁氣的話,加上體內經脈又還窄小。這些勁氣如果進入我身體的話,也許會讓我爆體而亡。但是幸好這一切都沒有生,因為隨著張燕對我的信任,居然使得我迅進入了真正的修行狀態,居然在樹杈上帶著她進入了假睡狀態。

  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天色又再次亮了,張燕居然已經不在身邊。我詫異的起身,才現她光著腳正從外面回來。而且她已經換了一身麻色的衣物,而且果然是一套苗疆特有的便服。看著她含笑的神色,即使沒有說話,我也知道她和昨天已經完全是兩回事了。

  ”這里是苗疆了,咱們去前面的鎮子趕集罷!“
湘信有鬼最新章節http://www.acfbki.tw/xiangxinyougui/,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龍武帝尊雷武神帝無限傳奇之機械師全能保鏢宿舍414凌霄之上八重櫻的日本戰國之旅女校養成日記末世之銀河護衛隊尋真路
电子游艺场所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