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耳根小說網 > 湘信有鬼

第一百七十四章 臨死的惡業 屠夫之逝

湘信有鬼 | 作者:寶慶十三郎 | 更新時間:2016-08-09 14:59:36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我要報錯】【 推薦本書
推薦閱讀:
  看到唐八天并不高大的身影,逐漸的消失在茫茫積雪覆蓋的土馬路上,唐玉葉才感覺到有些寒冷。≥ W<W≤W≤.≤1≦X≤I≤A≦O<S≦H≦U<O﹤.≤C﹤O<M≦似乎看到他要消失在彎處,還回頭往這邊看了一眼。似乎看到自己還站在路上,他居然駐足揮手示意。

  唐玉葉不知道為什么,心里忽然砰砰亂跳了一下。唐八天可以做自己的父親,平時在鄉里極具威望。唐玉葉雖然沒有想過別的事情,但是她現在可不是當年的小女孩,而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唐八天剛剛看到自己的眼神,唐玉葉知道有些不同,但是唐玉葉也沒有多想。

  畢竟自己哥哥能夠成為這村里的干事,受到唐八天的器重那是肯定的。唐玉葉不認為哥哥的崛起,和家里沒有絲毫的關系,更不要是自己了。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因為剛剛自己主動和唐八天說話,想到自己當年和金枝兩個人在文藝隊的往事,不由她居然眉頭皺了起來。

  直到屋里媽媽召喚,渾身冰冷的唐玉葉才想起進屋。屋里的兩個老人居然沒有說話,看到進來的唐玉葉口鼻冒煙,她們居然老神在在的蹲坐在火桶里面,好像剛剛沒有生什么事一樣。

  不說這邊唐玉葉的糾結,卻說唐八天回到家里的時候,便聽到母親正在和堂客聊天,說的正是唐殿風家的事情。看到唐八天回來,沈寶珍自然馬上過來幫忙拍打衣服上的雪花,一邊告訴說剛剛有人過來告訴,二十九爺在廣西的兒子都回來了,但是那口氣還是沒有斷。

  唐八天沒有馬上接話,而是喝了一口堂客倒來的開水,居然緩緩的坐在了椅子上。

  壹太婆看到兒子的神情,難得的沒有張口數落,而是淡淡的說道:“二十九爺辛苦了一輩子,好不容易拉扯大了這些孩子!沒有想到當初選擇了這個行當,臨死卻要遭這個惡罪啊!”

  “老娘,難道這些人說的,做屠戶的殺生太多,臨死要受到惡業折磨嗎?”沈寶珍想想都害怕,看著一旁開著的電視機,心里感覺到有些怪怪的。

  “惡業折磨?這還是輕松的了!”難得的是壹太婆居然一臉嚴肅,看著自己兒子和兒媳說道:“我小時候可是看過,有人因為殺業太重,臨死的時候不能斷氣,最后干嚎了一七,最后還是有人把屠刀架在他脖子上,他自己拿刀直接從血膛捅進去,最后才算死了個干凈!”

  “什么?”

  聽到壹太婆這么說,不說沈寶珍幾乎跳起來,就是一直沒有做聲的唐八天都驚訝的看著自己母親。

  “難道二十九爺斷不了氣,最后也要這樣?”唐八天感覺到自己的頭腦有些轉不過彎來,看著母親一臉嚴肅的神情,都感覺到自己后背有些冷。

  “難說!這種事情誰都說不好!“壹太婆嘆了口氣,神色居然有些悠悠的:”二十九爺這輩子受了不少罪,不過他的幾個兒子也做了不少好事的,就算他殺了那么多的畜生,我想著這罪也不應該讓他受了罷!“

  ”要是真的斷不了氣怎么辦?“沈寶珍問出這話的時候,唐八天感覺自己堂客有些犯傻。

  ”他也活到八十歲了,這些年很少有人活這么長的了,他家那幾個兒子應該想的開,倒是他這口氣下不來,干嚎著讓人心里難受啊!那罪我當年可是見過的,身上的肉都抓爛了!“壹太婆雖然沒有去看過二十九爺,想必也是聽孫子說過一些。如今二十九爺還沒有到那個地步,但是居然已經看著讓人很難受了。

  唐八天沒有和她們聊這些,作為一個有著信仰的黨員,唐八天有自己的處事之道。但是聽到說吃完飯要再去看二十九爺,早就準備好了的沈寶珍馬上張羅著把飯菜拿過這邊來。

  一家人吃飯的時候沒有什么話,唐八天也吃的比較快。不過在快要吃完的時候,便順口告訴了,自己去二十九爺那邊看看,然后順便晚上去弘揚堂那邊坐會。至于青茅嶺那邊沒了的老人,唐八天就不打算去了。因為不但路不好走,而且那邊的距離也是太遠,基本上挨著鳳嶺村地盤了。

  壹太婆和沈寶珍自然都是贊成的,畢竟這些年唐八天雖然聲名赫赫,但是只有家里人知道他的辛苦。不過場面上的東西,如果別人感覺到他沒有去的話,自然會有很多想法。但是這些天的天氣看來,別人也是會理解的。

  出門的時候唐八天帶著了雙節手電筒,還特意到卓家門口叫卓順。沒有想到卓順居然沒有在家,倒是卓宜出來了。聽說唐八天要去二十九爺家里,卓宜倒是沒有二話又跟了出來。難得的是卓宜自己也有個手電筒,這倒是不用一個手電筒兩個人照明了。

  ”我走了之后,殿風家里怎么樣?“走在土馬路上,積雪被踩的格嘰格嘰的響,唐八天沒有閑下來的意思。不管有沒有手電筒,似乎看到周圍白茫茫的,即使是晚上居然不影響視力。

  ”倒是大家哭鬧了一陣,殿風和那堂客都不行了。最后實在沒有辦法,遇仙給兩個人都打了一針,兩個人都誰了過去!“卓宜嘆了口氣,心里有些唏噓,顯然想到了自己那夭折的弟弟細腳,沉聲說道:”最后那堂客娘家的人過來了,大家商量了一下,順風和達風點頭,把那小孩子裹了,讓牛赤水和唐四元背到王家園子那邊埋了!“

  聽到卓宜這么說,唐八天有些沉默,不知道為什么忽然想到了那片被拂開了積雪的亮瓦。雖然駱冉給唐八天講過一種可能性,但是這種沒有證據的事情,不提也罷省的煩惱。

  ”這天氣,多事之秋的樣子啊!“唐八天忽然低低的嘆了口氣。

  卓宜還沒有接話,后面卻傳來了吆喝的聲音。兩個人站住了身子,便看到后面光線亂舞,有人在后面招呼。待走得近了才看到,居然是住在糧食倉庫便的唐躍文。唐八天平時和唐躍文私交還算不錯,兩個人年齡差距也不大。聽到他說也是去二十九爺家,才想到他們卻原來是一房的近支。

  可能多了一個人,這路上邊愈的熱鬧了一些。加上唐躍文平時是個性子極好樂觀的人,唐八天聽到他幾句插科打諢,本來有些不樂的心情便也舒暢了起來。

  三個人來到二十九爺家門口的時候,居然看到大門的打開的。雖然不像大家說的聽到二十九爺的干嚎,但是看到門口階前燒的紙錢,也讓人心里有些緊。

  屋里的人還真是不少,二十九爺在廣西的兩個兒子都在家,還有周圍的一些鄰居,聽到是唐八天和唐躍文結伴來了,二十九爺的幾個兒子都迎了過來。唐八天雖然不是行親,但是是這弘揚堂本家唐姓最大權勢的人,唐躍文就更不用說了,是本家子侄輩的親戚。

  唐八天沒有矯情的意思,在二十九爺幾個兒子的簇擁下,來到了里屋他住的房間。還沒有進屋就聽到一股惡臭,和一股紙錢沒有燒盡的味道。唐八天感覺有些作嘔,如果身邊不是有人陪著,只怕都有些不想進去。看到他的女兒和兒媳都在屋里,便忍住了變臉。

  二十九爺這么冷的天氣,屋里也燒著炭盆,居然就像一幅骷髏一樣躺在木床上。他的嘴巴一直半張著,可以看到牙齒幾乎都沒有了,皮包骨頭的樣子讓人感覺到恐怖。他身上沒有衣物,只在下身的位置用一條大毛巾蓋著。身上已經沒有絲毫的肌肉,除了皮就是都露出來的骨頭樣子。

  如果不是唐八天經歷過太多,只怕看到二十九爺這幅樣子就會心里虛。一旁的唐躍文早已經身子有些顫,看著大家居然有些說不出話來。

  ”幾天了粒米未盡,看著眼睛睜著合不上,人也不知道是清醒還是糊涂,倒是不時排便出來!“唐遇禮嘆了口氣,眼圈有些紅的說道:”這口氣咽不了,還不時干嚎,如果不是親人,這屋里的人都不敢靠近了!“

  ”遇仙你是醫生?也沒有辦法?“唐八天的語氣有些質問的意思,大家隨著他的目光也都看向唐遇仙。

  ”這能有什么辦法?“唐遇仙眼圈紅,看向自己的幾個哥哥,雖然話沒有說出來,大家心里都明白。

  一旁本來沒有進來的二十九憐憐,這幾天早就折騰的不行了,坐在一旁休息著。這個時候聽到唐八天過來了,想著心里便有些難受,讓人扶著挨著門檻坐著,便又傷心的哭了起來。

  ”這邊有個彭師傅,村里有個老駱,居然沒有人愿意過來看看老頭子。可憐老頭子一輩子好人吶,為什么臨死要遭這活罪呢?“二十九憐憐想到傷心,不由放聲的嚎了起來,想必是這兩天傷心夠了。這個時候哭起來,讓人聽了就像是有人在喃喃自語一樣。

  屋里二十九爺的孩子都黯然,看到他忽然身子一顫,居然再次從喉嚨里出一陣怪聲來。這是一種近似于某個人受了重病的折磨,心里無法承受那種苦痛,忍不住出來的呻吟。尤其看到他一對深陷的眼睛,像看到了什么驚恐的事情一樣,出讓人渾身寒的驚駭。

  唐八天感覺自己渾身寒,看到自己兒子唐宗也站在外面,不由朝唐遇禮幾兄弟說道:”這事說來有些失禮,但是很多東西咱們也說不出來的道理!看著老爺子這么難受,要不要按照傳統的法子來?“

  ”傳統的法子?什么法子?“二十九爺另外一個在廣西的兒子唐遇勘,他年輕的時候就離開了弘揚堂,后來一直在廣西工作,對于唐八天這個說法有些驚訝。因為這些天大家什么法子都想了,可是老爺子這口氣就是不斷。

  看到二十九爺的孩子和一些過來的鄰居都看著自己,唐八天不由站直了身子。想到下午在駱冉那邊,他說的一些事情之后,便沉吟著說道:”老爺子年輕的時候殺生太多,對于老爺子這種情形,歷來有個說法!這是平生犯的惡業太多,臨死要遭受反噬,,,,,,!“

  唐八天雖然有些威望,但是當著人家后輩訴說人家不是,何況自己還是個有名的黨員,說出這些東西只會惹人恥笑。但是看到大家表情各異,雖然有些驚訝,但是沒有人出聲駁斥自己,心中便稍微的定了一下,再次出聲說道:”端一個殺豬盛血的把盆過來,拿老爺子的屠刀過來架上!“
湘信有鬼最新章節http://www.acfbki.tw/xiangxinyougui/,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龍武帝尊雷武神帝無限傳奇之機械師全能保鏢宿舍414凌霄之上八重櫻的日本戰國之旅女校養成日記末世之銀河護衛隊尋真路
电子游艺场所管理